20家新能源车企的40余款电动车涨价,原材料上涨是推手

20家新能源车企的40余款电动车涨价,原材料上涨是推手
“不仅没有优惠,还比半个月前贵了5000元。”3月18日,在位于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的北京金泰凯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一位看上了广汽埃安V70智领版的消费者颇有些后悔之前没下手。

  进入3月以来,记者走访多家4S店和商圈卖场,发现已经有近20家新能源车企的40余款电动车宣布涨价。上游原材料价格猛涨,经过动力电池厂家的传导,最终还是蔓延到了整车企业。

  车企纷纷上调售价

  3月17日,哪吒汽车发布车型价格调整说明,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供应链供货紧张等诸多因素影响,哪吒汽车从18日零时起对在售车型的价格进行调整,上调幅度从3000元至5000元不等。

  同一天,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Y后轮驱动版起售价提高至31.69万元,较之前上涨1.506万元。这是今年3月以来,特斯拉中国对旗下产品第三次上调价格。此前3月15日,特斯拉中国刚进行完一轮调价,Model 3后轮驱动版、高性能版起售价分别上涨1.42万元、1.8万元,而Model Y的长续航版、高性能版起售价则分别上涨1.8万元和2万元。而3月10日,特斯拉也涨过一轮价,同样是上述车型,包括Model 3高性能版、Model Y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起售价各上涨1万元。

  3月16日,比亚迪汽车则对王朝网和海洋网相关新能源车型官方指导价进行了调整,上调幅度从3000元至6000元不等。据了解,比亚迪本轮涨价涉及10款车型共39款配置。其中,涨幅3000元的车型主要为DM-i车型,涨幅6000元的主要为纯电动车型,海豚、元PLUS等最新车型也在涨价范围之内。这是比亚迪今年以来官宣的第二次调价。今年1月,因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以及新能源汽车购车补贴退坡等影响,比亚迪已对旗下新能源车型官方指导价进行过一轮涨价,上调幅度从1000元至7000元不等。

  与此同时,奇瑞新能源也发布公告称,受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影响,奇瑞新能源汽车将对小蚂蚁相关新能源车型的官方指导价进行调整,上调幅度从3000元至6000元不等,已于3月17日零时起生效。

  在此轮涨价潮中,还有3月1日,欧拉好猫GT涨价1.2万元;同日,几何EX3涨价7000元。3月4日,广汽埃安AION Y涨价1万元,广汽埃安AION V Plus涨价5000元,广汽埃安AION S Plus涨价4000元。

  此外,蔚来汽车还宣布全系从3月31日起,将不再提供5400元补贴。

  原材料上涨是推手

  与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相比,多家车企在涨价公告中称,调价的主要原因是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记者,今年以来,由于原材料涨价导致动力电池价格上涨的速度大大出乎业内预期,此前很多车企与电池供应商的协议价较低,车企压力并不突出,但是在动力电池涨价后签订新订单的车企压力非常大,只能通过涨价来缓解成本压力。

  作为动力电池的主要原材料,锂、钴、镍都出现较大幅度涨价。生意社数据显示,3月17日电池级碳酸锂市场综合报价在48万元/吨至52.2万元/吨,而在2021年初碳酸锂价格仅为5万元/吨。与此同时,钴价也从去年初不到30万元/吨上涨至56.8万元/吨,涨了近一倍。此外,受俄乌冲突影响,俄罗斯作为全球第三大镍生产国,镍价格出现猛涨。仅硫酸镍的价格变化,就使得三元材料价格每吨上涨16万元至25万元。相应地,三元锂电池每千瓦时价格上涨31元至47元。以70千瓦时的电动车为例,一辆电动车近期的电池成本上涨幅度达2000元至3300元不等。

  “除了动力电池涨价,缺芯也增加了芯片的购置成本。”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解释,“一些车企为了解决芯片问题,不得不到市场上高价收购芯片。”

  更令人担忧的是,占全球氖气产量约一半的两家乌克兰氖气供应商均已中断生产,而氖气是芯片制造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气体,加重了全球芯片供应紧张短缺。而3月16日深夜发生在日本本州岛东部海域的7.4级地震,也影响了包括瑞萨电子、索尼、村田制作所等全球汽车芯片供应商。其中,瑞萨电子是全球最大的车用微控制单元的供应商;村田制作所是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龙头厂商,全球市场占有率超三成。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特斯拉未公开披露这几次上调产品价格的原因,但结合特斯拉的定价逻辑和公司高管此前的表态,很大程度与供应链上遇到的挑战相关。在全球疫情反复、国际形势复杂、自然灾害频繁的背景下,汽车产业作为供应链最长、全球化程度较高的行业之一,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困难,未来或许更多车企将加入到涨价队伍。

  产业链协同待深化

  今年初,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预测,2022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有望突破600万辆,市场渗透率在22%左右。其中,2022年国内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将超过550万辆,市场渗透率达到25%左右。

  “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上涨在一定程度上会抑制需求,未来如果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乘联会或将根据实际市场情况对新能源汽车全年预测销量进行相应调整。”同时,崔东树建议,车企可以通过提升产品技术指标、提升单车规模销量降成本、改善电池供应商结构等多方面应对成本上涨。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董扬表示,当前新能源整车生产企业大部分还没有盈利,市场也不会接受新能源汽车价格明显高于同等级传统汽车,“此次原材料上涨幅度过大,单靠产业链的某一环节很难消纳全部上涨,产业链上下游要一致协同,共同分担原材料涨价带来的成本增加”。

  “除了产业链上下游要共克时艰、共渡难关以外,我们还需要努力提高新能源汽车能效、适当设置续航里程,以便节约资源。”董扬补充道。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认为,当前应加快国内锂资源勘探开发,保障供应链安全,同时应加强自主创新和科技攻关,提升资源循环高效利用水平。

  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表示,适当减少储能电池的使用量,尤其是出口储能电池的使用量,也有利于缓解当前国内动力电池原材料供应紧张,实现“保供稳价”。

  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带来的动力电池供应趋紧压力下,国内整车企业也已开始采取投资、入股、合作等多种方式,与上游动力电池企业联手,稳定供应链。今年3月1日,欣旺达汽车电池母公司欣旺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增资公告,共有19家企业向旗下的欣旺达汽车电池增资24.3亿元,其中就包括了蔚来、小鹏、理想以及东风、上汽、广汽等整车企业。

  杨忠阳/经济日报 【编辑:程子倬】